•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中國電光源之父”蔡祖泉先生銅像在復旦大學揭幕

    發布時間:2018-02-27

    中國電光源之父蔡祖泉先生銅像在復旦大學揭幕

    2018212日,中國電光源之父蔡祖泉先生銅像揭幕儀式在上海復旦大學舉辦。蔡先生妻子、兒女、兒媳;復旦大學退休老師徐學基、朱紹龍、陳大華、周太明、方道腴、諸定昌、宋賢杰、周寶嶺、王振華、吳蕊蓮;校友胡亮;在職老師郭睿倩、徐蔚、林燕丹、劉克富、孫耀杰、袁樵、方志來、陳育明、沈海平、田朋飛、張萬路、韓秋漪等出席了揭幕儀式。

    復旦大學光源與照明工程系書記徐蔚老師、校友胡亮、退休教授朱紹龍老師、復旦大學光源與照明工程系主任郭睿倩老師在揭幕儀式上講話,回顧了蔡祖泉先生對照明的貢獻和深厚影響。

    以下是郭睿倩老師在揭幕儀式上的致辭內容:

    尊敬的蔡師母、各位老師、各位來賓:

      今天,2018212日,我們懷著無比激動而崇敬的心情,在復旦大學電光源所,隆重舉行蔡祖泉先生銅像揭幕儀式,迎接這位著名電光源領域專家、復旦大學原副校長、復旦大學電光源研究所首任所長、上海照明學會首屆理事長的塑像在此落成。敬立蔡祖泉先生的銅像,是復旦乃至中國光源照明人對蔡祖泉先生的敬仰,是所有復旦光源照明人的驕傲,更為重要的這也是我們復旦光源照明人精神世界的一座豐碑、一份榮耀!

      蔡教授是我國電光源研究領域的著名專家和光源照明學科的奠基人,他畢生致力于我國照明事業,不僅在這一技術領域走出了自己的創新之路,而且及時將國際上的專業信息轉至國內,引領我國照明事業不斷向前發展,為我國照明科技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蔡教授一生的科研知識,全靠他堅持不懈的自學和實踐。上世紀60年代,自學成才的蔡教授創建了我國第一個電光源實驗室,開始了我國科學家的“空白領域”———電光源領域的系統研究,取得了關鍵技術突破,研制成功了多種新光源。

      80年代后,蔡教授的科研工作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期。他一方面積極從事學術論文的寫作和國際光源與照明的學術交流,同時,在成功研制新光源的基礎上,更加注重進行二次開發——工程化開發的研究,使科研成果迅速轉化為生產力,取得極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1984年,蔡教授提議在復旦開設光源與照明工程專業系,如今,作為經教育部批準的唯一在985高校設立的光源與照明工程專業,已培養出無數優秀人才。

      1988年,本著強烈的民族責任心,他克服種種困難,成立了中國自己的照明學會——上海照明學會。

      1992年退休,退休以后,蔡教授依然心系創新。晚年仍堅持每年做出一兩個專利。

      2007年,在蔡教授直接推動下,被譽為光源界“奧林匹克會議”的國際電光源學術討論會第一次在中國召開,中國照明科技力量精彩亮相。

      2009717日,蔡教授因病醫治無效,于當日1236分在華東醫院逝世,享年84歲。

      斯人雖逝,然其精神未已。對于每一位復旦光源人來講,蔡祖泉先生從未走遠,因為他為我們留下了“我聽黨的話,燈聽我的話”的奮斗宗旨,留下了“愛迪生到晚年仍堅持發明研究,我也得能活多久,就工作多久”的敬業精神,留下了“中國需要強大,光源更需要自主創新!有自己的新技術,我們就能站起來”的孜孜教誨……我深信,蔡祖泉的名字始終和我們在一起,并已經深深地鐫刻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

    “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懷其源?!辈套嫒壬谥袊庠吹陌l展史上,在復旦大學電光源所史上,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為中國電光源,他書寫下披荊斬棘,勇于攻關的激情詩篇;為復旦電光源所,他描繪出立德樹人、鞠躬盡瘁的丹心畫卷。

      今天,我們站在蔡祖泉先生的銅像面前,緬懷他不平凡的一生,就是為了提醒今日之復旦人和光源照明人,時刻銘記和傳承他敬業奉獻、科技報國的高尚情懷;時刻銘記和傳承他開拓進取、砥礪前行的精神品質。我們當以復旦光源照明人特有的感恩與責任,激情與夢想,繼往開來,勇攀高峰,披荊斬棘、揚帆遠航!

      在此,我謹代表復旦大學電光源所向復旦照明同學會和廣大校友、同仁對敬立蔡祖泉銅像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感謝!向家屬代表蔡中敏女士的鼎力配合表示衷心感謝!向退休教師們的指導和全體師生們的支持表示衷心感謝!

      最后,祝愿蔡祖泉先生創建的復旦大學電光源研究所的學術成就越來越輝煌!也祝愿大家新春愉快!身體健康!闔家幸福!萬事如意!

     

    蔡祖泉1.png

    郭睿倩老師與蔡老師女兒蔡中敏女士共同為銅像揭幕。

    蔡祖泉2.png

    蔡祖泉3.png

    蔡祖泉4.png

    蔡祖泉5.png

     

     

    蔡祖泉先生(19242009)生平

    他被人稱為:中國的愛迪生;中國照明之父;中國電光源之父

     

    蔡祖泉.png

     

    60年前的中國尚不能自主生產燈泡,電光源研究領域更是一片空白。上世紀60年代,蔡祖泉創建了我國第一個電光源實驗室,開始了該領域的系統研究。1961年,蔡祖泉著手研制國內的第一盞新型電光源——高壓汞燈。同年,復旦大學電光源小組成立。

    蔡祖泉克服種種困難,帶著科研人員硬是用打鐵的方式,把厚鉬片一層一層地敲薄。就是靠這種土辦法,使得試制工作向前跨進了一大步。他開發的新光源、新燈,讓中國人的生活從此得以改變。蔡祖泉也因此出名,有了中國愛迪生之稱。我聽黨的話,燈聽我的話,成為這位中國愛迪生最廣為流傳的一句話。

    蔡祖泉6.png

    蔡祖泉(1924-2009),浙江余杭人。194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是一位只讀過三年小學的普通工人,卻依靠自學和實踐,成長為一名著名的電光源專家。由于他在新型電光源方面發明眾多而被人稱為中國愛迪生。在復旦大學,許多人都知道蔡祖泉教授的這句名言:我聽黨的話,燈聽我的話。

     

    從工廠學徒到科研專家

    蔡祖泉出身于貧苦家庭,16歲從家鄉余杭來到上海一家制藥廠的玻璃車間當學徒,生產玻璃藥水瓶。勤奮好學的蔡祖泉認為要好藥廠這碗飯,非得在文化知識上下一番功夫不可。其實,蔡祖泉只在家鄉念過幾年小學,文化基礎相當薄弱。于是,他不但每天晚上補文化知識,還去制藥業中專學校學習。兩年下來,他不僅打下了扎實的文化知識基礎,還學到了不少業務本領。他正直向上的一面很快引起了同在夜校學習的中共地下黨員的注意,于是這位黨員決定啟發他的階級覺悟,并進而培養他入黨。1949年初,蔡祖泉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在從事10年的玻璃制造工作后,蔡祖泉邂逅了在廠里兼職的交大物理系教授鄭昌時和方俊鑫,他修玻璃的獨門功夫被兩位教授看中,被調到交大擔任技術員,協助進行X光管研發工作。通過這次工作,蔡祖泉認識到研發的重要性,他認為國家要強盛,必須自主創新。1952年高等學校院系調整,蔡祖泉被調至復旦大學,繼續從事X光管的研發工作。他組建了我國第一個電光源實驗室,并負責玻璃和金屬銅圈的焊接技術攻關,X光管的玻璃封接和對玻璃真空系統的維護。中國第一只氫燈、第一只高壓汞燈、第一只氪燈、第一只長弧氙燈以及系列節能熒光燈等成果陸續從他手上誕生。如今,全世界80%的節能燈在中國生產,中國燈的年產量達到81億只,蔡祖泉功不可沒。

    常有人好奇地問蔡祖泉:一個普通工人怎么搞起科學研究這一行來的?蔡祖泉回答道: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可奇怪的,如果在舊社會,我們工人糊口活命已不容易,要想去求知識搞研究,那當然比登天還難。但是,解放后,時代變了,根本制度不同了,工人階級不但政治上翻了身,而且完全有可能成為科學文化的主人。一個工人成為一名科學工作者,并不是什么奇跡,卻是一件平常的事。就上海來說,不是有像唐應斌、王林鶴等許多工人出身的專家嗎?我認為,不是誰能不能成為專家的問題,而是自己如何跟上時代的步伐,適應偉大祖國的需要。

     

    我聽黨的話,燈聽我的話

    60年前的中國尚不能自主生產燈泡,電光源研究領域更是一片空白。上世紀60年代,蔡祖泉創建了我國第一個電光源實驗室,開始了該領域的系統研究。他曾回憶道:當時,我們除了有一點真空技術基礎以外,其他方面的條件是比較差的。單從基礎知識而言,大家對光學、電子物理學等都相當陌生。但是,當我們想到國家對新型光源的需要,一種責任感給我們帶來了勇氣,決心要為我國填補電光源這塊空白。這樣我們就不再猶豫,迅速上馬。以我們這樣的水平來擔負這項任務,擔子是夠重的,困難也是意料中的。既有勇氣上馬,也要有毅力堅持,胸有敵情,笑迎困難。特別當了解到帝國主義在電光源方面刁難我們、小看我們時,我們憋足了氣,堅定了斗志,激發了士氣,做起事來渾身有勁,終于在比較簡陋的條件下,開始做出一種又一種的電光源來了。

    1961年,蔡祖泉著手研制國內的第一盞新型電光源——高壓汞燈。同年,復旦大學電光源小組成立。當時的中國面對的是國際上的經濟封鎖,蘇聯專家撤走,技術和原材料全靠自力更生。高壓汞燈玻璃與金屬接口的地方需要很薄的鉬片,國內無法生產。有的同志說:現在物質條件未具備,老老實實地等幾年再說吧。但蔡祖泉卻不安于消極等待,他認為條件是死的,人是活的。見物不見人,小困難也會變成大困難;發揮人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就能改變死條件。蔡祖泉帶著科研人員硬是用打鐵的方式,把厚鉬片一層一層地敲薄。就是靠這種土辦法,使得試制工作向前跨進了一大步。

    他開發的新光源、新燈,讓中國人的生活從此得以改變。蔡祖泉也因此出名,有了中國愛迪生之稱。我聽黨的話,燈聽我的話,成為這位中國愛迪生最廣為流傳的一句話。

     

    點亮復旦校園

    1961年秋的某一天,復旦黨委在登輝堂(現名相輝堂)召開全校干部會議。會議將結束時,主持會議的王零同志宣布:現在我們將展示一盞新的燈給大家觀賞。接著工作人員將一只像籃球大小的圓型燈具放置在講臺的右端。隨著王零一聲開燈,一團柔和耀眼的強光瞬息間把整個禮堂照得通明。原來這盞燈就是蔡祖泉研制的高壓汞燈。1963年,上海南京路結束了白熾燈照明的百年歷史,點上了蔡祖泉研制的高壓汞燈,夜晚的南京路從此告別昏黃的老式路燈,變得明亮璀璨。

    1964年,蔡祖泉又研制出長弧氙燈。單以長弧氙燈封接結構來說,在一般人看來,已經很好了,但他還覺得不行,因此他先后革新過5次。當長弧氙燈的試制工作進入尾聲的時候,蔡祖泉又想出了一個使燈管既能經受大電流的考驗,又制造方便的新方案,并且趕在1965年元宵節前夕將燈試制出來了。1965216日(陰歷正月十五),復旦大學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元宵燈會。在這個燈會上展出的,是前所未有的長弧氙燈、碘鎢燈和銦燈。只見物理大樓頂上,有3團奇亮的白光在閃耀,這就是被譽為人造小太陽的長弧氙燈。當100千瓦的長弧氙燈在上海人民廣場點亮時,引起了巨大的轟動,這盞燈被稱為中國人的爭氣燈。

     

    做科學戰線上的無產者

    一個西方記者在參觀了電光源實驗室后,對蔡祖泉說:如果你在美國,早就成了百萬富翁了。蔡祖泉回答他:有了黨的領導,有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才使我取得這些成績。淡泊名利的蔡祖泉自始至終將自己的全部心思放在科學研究上。在科學上做出成績,必然要介紹經驗、寫文章、作報告,客觀上會帶來名和利。在有些人看來,接受這樣的是很自然的、合法的,而蔡祖泉卻不是這樣想。他認為自己之所以能做出這些成績應歸功于黨,一個革命者決不能把,當成自己應得的東西,要永遠做科學戰線上的無產者。他曾對徒弟們說:我可以無保留地把技術教給你們,但是有個條件,學了以后搞出了成果,必須徹底為人民服務,而不能把技術當作自己的私有物,更不能用來作為向人民討價還價的資本,否則干脆別到電光源實驗室來。

    蔡祖泉7.png

    蔡祖泉與研究人員一道加班加點研制光源

     

    不能使自己浮起來

    雖然是電光源教授,也當過復旦大學副校長,但蔡祖泉始終謙虛地說自己是正宗的工人出身。無論下車間吹玻璃,從事燈光操作,充當排氣工人,還是拖氧氣瓶或打掃清潔衛生工作,實驗室里的粗活雜活,他都會親自動手。他的徒弟曾問道:蔡師傅,你是個專家,但是無論拖氧氣瓶、掃地、吹玻璃,你樣樣動手,我在想:你把這時間用來搞尖端科學的研究,對國家不是更有利嗎?蔡祖泉回答道:不經常到燈工間流流汗,怎么能感受到工人同志的甘苦呢……脫離了體力勞動,就會使我同工人們疏遠起來,久而久之,思想就會變質。一棵松樹,要立足于大地才能生長。我不能使自己浮起來。

    蔡祖泉教授的輝煌成就是他一心為國家作貢獻、勇于攀登科技高峰、拼搏奮斗的結果,也是他不滿足當一名普通技術人員,刻苦學習、鉆研技術,在實踐中不斷提高自己理論水平的結果。他在狠抓科學研究的同時,也一直注重自身道德修養,時刻不忘黨員身份,時刻按黨員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他的精神作風及思想光芒如同一盞明燈般,為后來人指明了方向。

     


    關于協會 | 行業資訊 | 協會動態 | 專家論壇 | 政策信息

    上海市光電子行業協會

    上海市光電子行業協會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sota@chinasoia.org 滬ICP備07035845號

    管家婆精选十码三期必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